在线教育

详细信息

您当前位置为:首页 > 教育新闻 > 文章

挖掘中国文献独特影像基因 创新影像史学评价体系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9-05-21

传宣:宣召。⑶玉堂:翰林院。

书带我到了幸福的快乐、无忧无虑的矮人国,认识了美丽善良、真诚宽容的白雪公主;带我到千变万化的太空世界,忙碌于火星与月亮间,探究宇宙的奥秘。是她,给我带来春天的温暖,金秋收获的希望。如今,读书陪伴着我度过了一年又一年,我在书香中渐渐地成长,得到了美的享受,让我认清了人世间什么是善良、什么是丑恶,使我懂得了持之以恒才能学到真本领的道理,让我感到了生活的快乐!  如果我是一只小鸟,那么书就是任我高飞的天空;如果我是一条小鱼,那么书就是任我遨游的河流。文学巨子莎士比亚说:“书籍是全世界的营养品,生活里没有书籍,就好象没有阳光;智慧里没书籍,就好像鸟儿没有翅膀”同学们,让我们一起来读书吧!拥有了书,我们就拥有了整个世界,拥有了书,我们就拥有了自己的快乐!  有关读书的诗句  1、昨日邻家乞新火,晓窗分与读书灯。

1988年,美国历史学家海登?怀特在其著作《书写史学和影像史学》中,提出了“影视史学”的概念,即“以视觉影像和影片的论述,来传达历史以及我们对历史的见解”。

这可以视作以影像手段认识和研究历史的发端。 其后,中国史学界、传播学界陆续有以影视作品、图像、数字化信息等为内容的历史著作或文章出现。

随着音视频技术的不断发展,“影视史学”作为学术研究的内涵局限性也日益凸显,标志着作为学术概念的“影像史学”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当此之际,传统历史学研究与现代影视理论、技术的结合,为“影像史学”研究注入了丰富的内涵。 “左图右史”系中国史学传统文献史料是中国传统史学研究的核心。 中国史学有重视影像证史的传统。

中国历史有自身独特的影像史学基因。 在中国历史研究中,“左图右史”的习惯为后人留下了丰富的思想方法和影像史料。

中国历史最初是以“图”的形式出现的。 从“河图”始,古代中国人就注重图像表意,《山海经》更是以图配文,上古时代的图书大都有图形。 直到司马迁著《史记》,采用书、表、本纪、世家、列传……开始舍弃图表,后人法之,致使后来的很多如服饰、山川、水利、交通、建筑等形象的描述不明确。

宋代郑樵《通志》,创《图谱》,开创了我国史学研究图像器物与文献互证的先风。 康熙时,浙东史学的代表万斯同参与编撰的《明史?历志》,图解天文、水利、地理,一目了然,改变了正史不用图的偏颇。

在中国史学史上,章学诚首倡史书体例中增设“图”的主张,在《家六书》中说:“于纪、表、志、传外,更当立图。 ”20世纪初期,王国维和鲁迅倡导使用“美术”,包括注重雕塑、绘画、建筑等的视觉感受,王国维提出了“二重证据法”揭示历史的原貌。 《胡适留学日记》中强调以图衬史的作用。

陈寅恪在演讲《吾国学术之现状及清华之职责》中强调系统整理、陈列、出版图像遗物。 郑振铎推崇《图谱》,收集上古到晚清的图像资料编撰而成的《中国历史参考图谱》一书,至今仍是研究中国历史重要的影像史料。 在此书中,他批评了中国史学轻图像重文字的习惯,认为图像可以“反映古人之实际生活”,忽视它是“非科学的”。 蕴含丰富信息与复杂判断影像数字化和互联网技术的空前融合从根本上改变了人类认识世界的方式,影像作为记录和表达世界的语言形成了独特的认知逻辑。

包含了同期录音元素的影像已经成为记录现实世界无法取代的载体。

影像史料已经成为记录历史的核心史料形式之一,历史学研究离开对影像记录世界的技术和影像史料的研究是无法想象的。 影像蕴含了丰富的历史信息,又包含了复杂的判断。 首先,影像是不同于文字史料的新型史料,其记录技术和表达方式都有别于传统史学,因此对影像史料的判断需要创新知识和史学理论。 认识影像必须认识影像创作的技术和观念。 其次,影像史料和文字史料密不可分。 图像传达的信息不能取代文字档案。 二者相互补充方可接近历史认识的全貌。 影像编辑和文字编辑受语言模式的影响有根本的不同,不能简单化和割裂开来判断历史问题。   从文献史料到影像史料的使用尤其是技术手段的使用显著增加,体现了跨学科研究方法。 历史的科学性也得以体现。 客观上要求教师具备相应的知识和学术背景。 影像史学的发展客观上要求历史学研究者打破传统的知识结构和认识方法。

中国史学拥有宝贵的研究传统和丰富的研究成果,也因此形成了基于传统文献的研究范式和人才结构。 如何把传统史学素养和现当代影像技术相结合,实现深度文理学科交叉,建设具有中国史学特色的影像史学研究队伍是影像史学研究能否取得突破的前提。 引进新的评价方法近年来,“影像史学”概念渐热。 史学界、传播学界陆续有以影视作品、图像、模拟、仿真以及数字化信息等为论述对象的历史著作或文章出现。 这些著作和论文大多以“某某史学”为名称,不同的论述中涉及的“史学”概念之间有区别也有交叉,至少涉及历史学、影视(剧)创作传播、图形学等学科,论述的内容也较为繁杂,但基本没有超出传统文献史料学的理论和方法,不能实现对影像史料的科学认识。 如何统一以视听觉历史材料为研究对象的研究规范,从历史学文本上形成共识,成为影像史学研究必须面对的问题。

影像史料包含丰富的技术因素,这是影像史学和传统史学最大的不同。

影像技术的不断发展推动影像承载历史功能的不断完善。

随着数字影视技术的深入发展和推广,影像记录和传播历史的功能日益受到重视,相似的研究名称也频频出现。 “影视”“图像”等承载历史信息的过程实际是影像技术不断成熟的过程,凡是和“光影”有关的载体,其历史问题的提出、研究和表达都和视听技术无法分割,传统历史学研究如何实现与视听技术的结合,进而形成新的历史叙事和研究方式成为“影像史学”研究无法回避的问题。

如何评价技术因素在影像史学研究中的作用既是影像史学研究的学术问题,又是影像表达历史的实践问题。

挖掘中国文献独特影像基因 创新影像史学评价体系

“天津已经有‘天河一号’超级计算机、曙光CPU、飞腾芯片、海光芯片、麒麟操作系统等等,在自主安全可控的软硬件领域走在了全国前列。”曙光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历军认为,天津应该进一步提升自己的比较优势,在未来的产业发展和标准制定中把握机会,提前布局。

产品分类

在线教育首页
CONTACT US

高性能泡沫玻璃
无污染泡沫玻璃
改性泡沫玻璃应用
在线教育IOS
正品泡沫玻璃
优异改性泡沫玻璃
墙体岩棉板